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政务公开   北京党史    志说北京   燕都风物   志鉴平台   京韵视听      
 
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首页 >>北京党史 >> 北京党史

创造“北平方式”

作者: 陈丽红

发布时间:2019-12-19 09:06:05 信息来源:第一研究处 
  1949年4月2日,毛泽东在香山双清别墅给傅作义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
  四月一日通电读悉。……北平问题的和平解决,贵将军与有劳绩。贵将军复愿于今后站在人民方面,参加新民主主义的建设事业,我们认为这是很好的,这是应当欢迎的。
  这封信开头提到的“四月一日通电”,是原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公开发表的北平和平通电。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万众欢腾。但和平来之不易。傅作义在通电中坦言,对于他个人,北平和平的实现,是由认识到行动,自我痛苦斗争的结果。而对于全局,毛泽东认为,这种“不流血的斗争方式,并不是不用斗争可以解决问题的”。这个结果,主要取决于人民解放军的强大与胜利,取决于中国共产党顺应人民期盼争取和平的努力,蕴含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高远的政治智慧和高超的指挥艺术。
  辽沈战役胜利已成定局时,中共中央、毛泽东就在酝酿东北野战军和华北军区部队配合进行平津战役问题,并计划1949年1月发动,用半年时间解决战斗。1948年10月31日,毛泽东指示东北野战军准备休整一个月左右入关,进击平津。很快,东北全境解放,淮海前线取得节节胜利。到11月上旬,孤悬于华北的傅作义集团已成惊弓之鸟,开始以北平、天津为中心收缩兵力,60万军队(40%属傅作义系统,60%为蒋介石中央军)固守在北平、天津、保定、唐山、张家口一带几个大据点。
  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综合各方面情报分析判断,在人民解放军胜利进军的形势下,蒋介石必将考虑其长江防线问题,将华北的嫡系24个师海运江南,这是蒋介石今后唯一可以使用的机动兵力。而傅作义集团有可能采取三种行动方针:一是固守平、津;二是放弃平、津,傅系部队西撤“老家”绥远,蒋系中央军撤至江南南京一带;三是放弃平、津,蒋傅军队全部南撤。傅作义不是蒋介石的嫡系,蒋傅双方出于利益考虑各有打算,一时仍暂守平、津,以观时局。
  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分析敌人逃走或收缩均对大局不利,将增加之后歼灭的困难,便抓住时机,以“不使敌人逃跑”为基点,及时调整部署、做出决断:东北野战军主力提前入关,会同华北军区部队联合发起平津战役,抑留傅作义集团于平、津、张、唐地区,各个歼灭。
  11月18日起,毛泽东接连发出几封电报,细致部署东北野战军入关和华北部队配合作战的具体行动:华北军区第3兵团主动撤围归绥、第1兵团缓攻太原,避免刺激傅作义早日逃跑;华北军区第2、3兵团协同作战,迅速包围张家口、宣化,诱使傅作义派兵西援,掩护东北野战军主力秘密入关。
  从11月23日开始,东北野战军提前结束休整,夜行晓宿,挥师入关,与华北军区第2、第3兵团一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用“围而不打”或“隔而不围”的办法,完成对北平、天津、张家口之敌的战略包围和战役分割,截断其南逃西窜的通路。随后,按“先打两头、后取中间”的顺序,连克新保安、张家口,打掉了傅作义的王牌第35军。12月底,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兵临北平城下,围了个水泄不通。傅作义部措手不及,进退维谷。叶剑英后来评论道:“‘兵贵神速’和‘出敌不意’的军事原则,为一般军事家所熟知,但毛泽东同志运用之妙,却超乎寻常。”
  党中央、毛泽东制定平津战役作战计划的时候,也酝酿准备通过谈判争取傅作义。1948年11月,中共早期党员彭泽湘受李济深委托,专程从香港到北平做傅作义的工作。傅作义通过彭开始与中共方面接触试探。当时,毛泽东决定利用机会稳住傅作义,以便迅速解决中央军。他以聂荣臻名义复电彭泽湘:“某先生(即傅作义)既有志于和平事业,希派可靠代表至石家庄先做第一步之接洽,敬希转达某先生。”
  北平、天津被围后,傅作义所部守军已陷于绝境。解放军厉兵秣马,只待攻城。但为了保护平津人民生命财产和历史文化古迹、重要工业区,毛泽东指示解放军先礼后兵,劝告平津守敌接受和平解放。
  1948年12月中旬起,根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确定的方针和原则,由平津前线司令部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刘亚楼等与傅作义代表进行和谈。谈判过程中,傅作义处于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呈现犹豫摇摆、观望拖延的态度,在有力可恃、有路可走时,总想保存实力以至讨价还价。
  毛泽东准确把握傅作义心理,牢牢掌握战与和的主动权,巧妙地将军事打击和政治争取相结合,进退有度,以打促谈;又利用地下党组织开展统战工作,对傅作义耐心争取,为其指明正确出路。
  谈判进入关键阶段,毛泽东几乎一天一封电报,密切跟进形势变化,做出相应指示。1949年开年第一天,毛泽东致电林彪,要他们通过北平地下党直接告诉傅作义:为了安全起见,目前不宜发通电,也不应去南京;因他长期反共,我们策略性地宣布他为战犯,加强他在蒋介石及蒋系军队面前的地位,傅可借机对外表示坚决要打,实际上则与我们里应外合和平解放北平,将功折罪,我们就有理由赦免他的战犯罪并保存其部属。后来,为避免平津遭受破坏,毛泽东指示人民解放军进一步让步,接受傅方代表提议,对傅作义军队不用缴械方式,而是将其调出平津两城,开赴指定地点整编。当傅作义以改编部队需要缜密计划、妥善实施为由拖延时间时,毛泽东致电林彪、聂荣臻,指示他们严词要求傅作义拿出诚意,令天津守军出城听候处理,并准备对方不接受条件时发起攻击。1月14日,东北野战军对拒绝放下武器接受和平改编的天津守敌发起攻击,29小时胜利结束战斗。傅作义迫于解放军强大军事压力,在党的团结争取和各方面推动下,最终选择站到人民一边,1月22日在《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上签字。1月31日,人民解放军接管防务,北平和平解放。
  2月22日,毛泽东和周恩来、朱德在西柏坡接见傅作义、邓宝珊。傅作义内疚地说:主席,我半生戎马,除抗日外,罪恶不小。毛泽东说:和平解放北平,宜生(傅作义字)功劳很大!他告诉傅作义,要把北平和平解放前所有被解放军俘虏的傅部人员送回绥远参加起义,按起义人员对待。这解除了傅作义心中最大的担忧和疑虑,使其深受感动和鼓舞。这次会见,也为后来绥远问题解决打下基础。傅作义回北平后精神焕发,心情欢畅,很快将两个多月前拟出,但迟迟未定的和平通电草稿修改定稿,4月1日向全国和海外发出。毛泽东读到通电非常高兴,亲笔复信予以赞许。
  1949年3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将实现北平和平解放的这种不流血的斗争方式,总结为“北平方式”,即用强大军事力量,“迫使敌军用和平方法,迅速地彻底地按照人民解放军的制度改编为人民解放军”。
  “北平方式”是党中央和毛泽东立足实际,顺应形势发展变化,运用军事斗争和政治斗争相结合的思想,做出的伟大探索和创造。它使北平历史文化古都得到完整保存,为之后和平解放湖南、新疆、云南等地提供了范例,大大加速了全国解放进程。
上一页: 中央人民政府的雏形 下一页: 焦若愚同志留给平谷的两幅字
  精彩图片推荐        
    热点文章推荐
机构设置 | 事业简介 | 政务信息 | 法规文件 | 志鉴人物 | 主任信箱|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bjdfz.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京ICP备17046270号
   政务网站标识码:1100000032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1号13层 邮编:100161 电话:8915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