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政务公开   北京党史    志说北京   燕都风物   志鉴平台   京韵视听      
 
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首页 >>北京党史 >> 北京党史

《论人民民主专政》诞生记

作者: 韩勤英

发布时间:2019-12-19 05:38:39 信息来源:第二研究处 

  《论人民民主专政》是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撰写发表的一篇重要文献。这篇文章与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一起,奠定了建立新中国的重要思想基石,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共同纲领》的理论和政策基础。这篇文章从动议起草到公开发表,虽然只有短短几天时间,却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1949年6月中旬,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成立,加快了筹建新中国的步伐。领导这一伟大事变的中国共产党,历经血与火的洗礼,将要迎来28岁生日。在这万众瞩目的重要时刻,系统总结党成立以来的历史经验,从理论上阐明新国家的构想,确定对内对外政策,就显得十分必要。为此,毛泽东在香山双清别墅开始谋划“七一”纪念活动,酝酿写作一篇纪念文章。
  解放战争时期,从延安到西柏坡,再到北平香山,新华社一直是毛泽东倚重的宣传部门之一。西柏坡时期,根据毛泽东指示,新华社组建了一个精干的写作班子,被称为总编室“小编辑部”。毛泽东经常亲自过问稿件,乃至亲笔撰稿,曾获得“新华社首席记者”之美誉,留下了城南庄“三篇雄文退五师”的佳话。这一次,毛泽东照例将起草文稿任务交给新华社。
  6月24日下午6时许,毛泽东在双清别墅写完一封信,撂下毛笔,进入凝重的沉思。这封信是写给他的秘书、新任新华社社长胡乔木的。信的内容是要胡乔木用自己的名字写一篇纪念“七一”的论文,并拟出一组纪念全国抗战开始的“七七”口号,用两天时间拟好,6月28日发出,6月29日见报。毛泽东还十分关切地写道:“以上工作很繁忙,都堆在你的身上,请你好好排列时间,并注意偷空睡足觉。你起草后,我给你帮忙修改,你可节省若干精力。”
  书信寥寥数语,没有说明写纪念“七一”论文的主旨要义。接到毛泽东的来信,胡乔木深感责任重大。因为十几天前毛泽东安排他筹备“七一”和“七七”纪念活动时,明确要求“七一”注重党内宣传,规模不宜太大。第二天一早,胡乔木将起草文稿任务,先交给新华社国内新闻编辑部副主任廖盖隆。廖盖隆领命后很快写出一篇稿子送交胡乔木。胡乔木初看不太满意,转交给另一名同事曾彦修去修改。曾彦修也摸不着头脑,无从下手,于是文章又退回廖盖隆,由廖盖隆再送胡乔木审阅。这篇在编辑部“空转”几轮的文章,题为“中国革命胜利的关键何在?——纪念中国共产党的二十八周年”。文中相对空泛地议论道:中国革命胜利的关键,“不在于客观的物质条件,而在于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
  革命胜利前夜,设计未来国家国体政体的任务紧迫地摆在中国共产党人面前。1948年6月,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出“关于重印《左派幼稚病》第二章前言”的通知,在党内文件中最早使用“人民民主专政”概念。当年9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又称“九月会议”)报告论述政权的性质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但不仅仅是工农,还有资产阶级民主分子参加的人民民主专政”,采用了“人民民主专政”提法。“人民民主专政”随之出现在毛泽东起草的1949年新年献词中。1949年1月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解释人民民主专政的含义说:“人民民主专政也是独裁,人民民主独裁,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人民内部是民主,对敌人是独裁。”
  6月中旬以来,国内外瞬息万变的局势,促使毛泽东对新中国的国体问题有了愈加深入的思考。给胡乔木写信两天后,他写信向胡乔木催稿:“七七口号及七一论文怎样?是否可于日内写起?”27日早上,胡乔木即呈上此前拟定的文章。毛泽东阅后,一度试图动笔修改,思来想去,总觉内容不太贴合形势,遂决定亲自动手,写一篇系统科学阐明新中国国家性质、阶级构成、前途命运的文章,主题聚焦于“论人民民主专政”,以回应国内外的严重关切。
  接下来的时间里,毛泽东在双清别墅伏案写作,以致身边的工作人员觉得一定有什么大事发生。两天后,一篇题为“二十八年”的文章诞生了。手稿共31页,用16开纸横写,前半部分用铅笔、后半部分用毛笔写成,全文用毛笔修改过。文章完稿后,毛泽东要求工作人员出了两次16页竖排铅印清样稿。第一次清样稿先用铅笔、后用毛笔修改,增加了很多内容,最后将标题定为“论人民民主专政——纪念中国共产党二十八年”,亲笔署名“毛泽东”。第二次清样稿用毛笔作了一些修改,又增加一些内容。文稿经中央领导集体研究定稿,于1949年6月30日由新华社公开发表。
  《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以8000字的篇幅阐明了构建新中国国体的重大问题。文章总结中国共产党成立28年来领导民主革命的基本经验,系统回答了全国人民普遍关心的一系列理论和政策问题。
  文章首先分析近百年来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压迫,使“西方资产阶级的文明,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案,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一齐破了产”。阐明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让位给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主义,资产阶级共和国让位给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必然,指出在中国的历史条件下,不可能有资产阶级共和国,唯一的路是经过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共和国,到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阐明在即将成立的新中国国家政权的性质、阶级构成和各阶级的地位,指出:“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总之是一样,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础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联盟,而主要靠工人和农民的联盟……”“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互相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驳斥了那些指责人民民主专政是共产党搞“独裁”的论调,将上述道理公开地讲给全国人民听,同时也讲给中外反动派听。
  文章最后得出结论:“总结我们的经验,集中到一点,就是工人阶级(经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这里,已经从各阶级在国家中的地位及其相互关系上,把人民民主专政的基本思想讲清楚了。从“九月会议”到《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发表,中国共产党最终确定了新中国的国体,即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
  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28岁生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各大报纸头版全文刊登了《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各民主党派纷纷发来贺电,庆祝中国共产党28年诞辰。这一天,毛泽东如释重负。晚上8点钟,他与朱德、周恩来等一起,冒着大雨来到位于北平南城的先农坛运动场,出席中共中央华北局、中共北平市委召开的“七一”纪念大会,带领群众高呼口号,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当晚8点45分起,北平新华广播电台用45分钟时间播送了《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英播部的工作人员熬了个通宵,译成英文,经周恩来签批,7月2日,通过外宣渠道向全世界播发。4日,刘少奇在莫斯科向斯大林报告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核心要义。当月,《论人民民主专政》单行本和英文版印刷发行,很快被抢购一空。这篇文章后来传到世界各地,被译成多国语言,在各国共产党、工人党人中广为传播。
  今天重温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这篇经典文献,仍能从中领略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高屋建瓴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思维和创新精神,感受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创建新中国的初心使命和远见卓识。

 
上一页: 毛泽东当“月老” 下一页: 毛泽东进城看戏
  精彩图片推荐        
    热点文章推荐
机构设置 | 事业简介 | 政务信息 | 法规文件 | 志鉴人物 | 主任信箱|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bjdfz.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京ICP备17046270号
   政务网站标识码:1100000032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1号13层 邮编:100161 电话:89153001